身边的裨将喊道说着便大喊一声弟兄们

分享到:
“李将军,你少年英雄,不得不说我们都老了,敌不过李将军也是正常,但是某受袁氏大恩,还没有想报,便已经败与李将军之手,实在是惭愧,又有何面目在投靠在李将军麾下,所以希望李将军成全!”说着,审配对李林深深一拜。
 
    “这………………好吧!正南先生!”李林也觉得眼前之人,已经经历过那么多的风雨,到了这个地步说出了这样的话,没有要求李林放了自己,而是希望自己成全,自己应该答应。
 
    “那就多谢李将军了!”审配又是一拜。
 
    随即李林转身对身边的太史慈说道“子义,送正南先生一程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太史慈抱拳领命,太史慈也是十分感动,自己能够被李林指派这件事,说不定也是一个荣誉,但是自己杀了名师审配,也定然背上骂名,不过,这个太史慈自己怕么?笑话!
 
    太史慈大步而出,抽出腰间长剑,李林道“正南先生,子义乃是我麾下第一大将,如同某兄长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审配笑道“久仰将军大名了,东莱太史慈,双戟震幽州,呵呵,某死的不冤啊!”审配说完便长叹一口气“诶…………主公,某在下面等着你啊!”说完便不再说话,闭上眼睛,等待死亡的一刻到来。
 
    “大人!”审配身边众人纷纷喊道,很多人都忍不住大嚎一声。
 
    “大人,某大戟士愿意守护大人,与敌军死战,打不了与大人一起死!”身边的裨将喊道,说着便大喊一声“弟兄们,跟敌人拼了!”
“李将军,你少年英雄,不得不说我们都老了,敌不过李将军也是正常,但是某受袁氏大恩,还没有想报,便已经败与李将军之手,实在是惭愧,又有何面目在投靠在李将军麾下,所以希望李将军成全!”说着,审配对李林深深一拜。
 
    “这………………好吧!正南先生!”李林也觉得眼前之人,已经经历过那么多的风雨,到了这个地步说出了这样的话,没有要求李林放了自己,而是希望自己成全,自己应该答应。
 
    “那就多谢李将军了!”审配又是一拜。
 
    随即李林转身对身边的太史慈说道“子义,送正南先生一程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太史慈抱拳领命,太史慈也是十分感动,自己能够被李林指派这件事,说不定也是一个荣誉,但是自己杀了名师审配,也定然背上骂名,不过,这个太史慈自己怕么?笑话!
 
    太史慈大步而出,抽出腰间长剑,李林道“正南先生,子义乃是我麾下第一大将,如同某兄长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审配笑道“久仰将军大名了,东莱太史慈,双戟震幽州,呵呵,某死的不冤啊!”审配说完便长叹一口气“诶…………主公,某在下面等着你啊!”说完便不再说话,闭上眼睛,等待死亡的一刻到来。
 
    “大人!”审配身边众人纷纷喊道,很多人都忍不住大嚎一声。
 
    “大人,某大戟士愿意守护大人,与敌军死战,打不了与大人一起死!”身边的裨将喊道,说着便大喊一声“弟兄们,跟敌人拼了!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!”大戟士忽然士气振奋。
 
    “我看谁敢上前!”李林身边众人立即举起刀枪喊道。
 
    李林看着到了这个地步还士气高涨的大戟士,没有什么忧虑而是笑着说道“大戟士,果然是雄兵啊!某必需要落在手里!”
 
    “住手!”审配听到了众人的汉深,立即大喝一声,冰冷说道“你等如此且不是白白辜负了李将军的好意?你等可是欲让某死不瞑目吗?”审配的话让这千余士兵犹豫了。
 
    “诸位!”李林慢慢打马上前。对审配的千余士兵说道“正南先生如此气节让我等好生佩服,只是诸位。正南先生用自己的性命保下了你们。你们可是要让他失望?想想家中的妻儿老小,想想正南先生的妻儿老小。若是你等有心,日后善待正南先生家中老小便可!”
 
    “我等还有日后么!”千余袁熙士兵中有人冷笑着说了一句,显然是有些不信李林的话…………
    “哈哈哈!”大戟士忽立即大喝一声,冰冷说道“你等如此且不是白白辜负了李将军的好意?你等可是欲让某死不瞑目吗?”审配的话让这千余士兵犹豫了。
 
    “诸位!”李林慢慢打马上前。对审配的千余士兵说道“正南先生如此气节让我等好生佩服,只是诸位。正南先生用自己的性命保下了你们。你们可是要让他失望?想想家中的妻儿老小,想想正南先生的妻儿老小。若是你等有心,日后善待正南先生家中老小便可!”
 
    “我等还有日后么!”千余袁熙士兵中有人冷笑着说了一句,显然是有些不信李林的话…………

欢迎转载急速时时彩-极速时时彩走势图-极速时时彩开奖结果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急速时时彩-极速时时彩走势图-极速时时彩开奖结果 » 身边的裨将喊道说着便大喊一声弟兄们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